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门志愿者爱心之家

无论晴天、雨天,我们总会在您身边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您是否曾经因为各种的压力而感到痛苦?您是否曾经因为各种沟通问题而感到困惑?如果您有以上的烦恼,想找一个可以帮助您的人,或许,我们正是您要找的人,如果您信任我们,请把您的烦恼发送到 qingtianhm@163.com (晴天信箱)我们会为您保密。无论晴天、雨天,我们都希望能带给您一片阳光!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最大的教养,就是和颜悦色  

2018-03-13 09:45:26|  分类: 与你共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最大的教养,就是和颜悦色 - 晴天 - 虎门志愿者爱心之家

 

俗话说,“脾气人人有,拿出来是本能,压下去才是本事。”


胡适先生也曾说过:“世间最可恶的事,莫如一张生气的脸。”


待人和颜悦色,不仅是一种美德,更是一个人最大的教养。


01

对陌生人和颜悦色,是礼


古书有言:“天地之气,暖则生,寒则杀,性气清冷者,受享亦凉薄,唯和气热心之人,其福亦厚,其泽亦长。”


你对待别人的态度,就是将来别人对待你的态度,唯有和颜悦色宽待他人,才有可能得到热情的回应。


在知乎上曾有这样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了解一个人要看他对陌生人的态度?”


其中有一个答案令人印象深刻:“因为陌生人和你的利益不相关,对利益相关者的态度取决于智商和情商,对不相关者的态度取决于素质和修养。”

 

看清一个人的人品和教养,就去看看他们如何对待陌生人。不管是服务员还是农民工,凡是有受到过良好教养的,必定会懂得去尊重他人。


有两则新闻,看完让人心生感悟:


公交车刚到站,一名穿着讲究的女士,和一位身上带泥的工人大叔一起上车。


女士为了占位置,车刚停稳就匆匆往里抢,撞到了大叔还不打紧,可她一点歉意都没有,还不友善的翻着白眼讽刺着:


“农名工还坐车,衣服这么脏,能不能注意点。”


大叔特别不好意思,讪讪的低下头,也没在一旁的空位坐下,直接站在车门旁,也没有作声。


而在另一个城市,由于突降大雨,导致交通堵塞。


一名交警仍冒雨执勤,一位女司机主动下车,将一把绛红色大伞撑到交警头上,为其挡雨。


事后了解,这名女司机与交警并不相识,女司机却足足为这个陌生交警撑了五分钟的雨伞,直到交通恢复畅通,才留下雨伞,低调开车离开。


什么是教养?


就是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懂得每个人都不容易,对待陌生人不是干瘪单薄的客套,而是推己及人的和颜悦色,这就是你的教养。


02

对父母和颜悦色,是孝


在一次访谈中,杨澜曾问周国平:“为什么我们都把好脾气留给外人,却把坏脾气留给最爱的人?”


连这位一向儒雅的哲学家也说:“这个错误,我也常常犯。”


周国平还说:“对亲近的人挑剔是本能,但克服本能,做到对亲近的人不挑剔是种教养。”


生活中,我们和不同的人相处,会展现不同的态度:



陌生人前是规矩礼貌,疏离中带着客气;

同事之间可以开几句熟络玩笑,但始终不失分寸;

普通朋友嘘寒问暖,亲近但不亲密;

在亲近的人,尤其是父母面前本性却完全暴露无遗。


孔子讲,孝敬父母最难的事情是“色难”,就是说最难的是给父母好脸色。


给父母买好房子、请保姆、吃大餐、去旅游是物质上给父母的享用,这是低层面的“孝”。


而高层面的“孝”,应该表现为对父母精神上的敬重和感情上的安慰。所以,能对父母能做到和颜悦色,也是最大的教养。

著名作家史铁生双腿瘫痪后,脾气变得喜怒无常,经常对母亲发脾气。


然而母亲即使身患肝病,口吐鲜血,心里口里记挂着的还是自己的儿子。


后来母亲死了,史铁生才突然醒悟:


“这倔强只留给我痛悔,丝毫也没有骄傲。我真想告诫所有孩子,千万不要跟母亲来这套倔强,我已经懂了,可我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
“色难”难在何处?难在很难有一颗恭敬的心,难在没有一个谦和的态度。


我们好像变得很厉害,动不动就把父母当佣人一样使唤,稍微有不顺心就对父母一通发泄,从来不给他们好脸色看。


我们不经意的态度,往往伤害他们最深。所以“色悦”成了衡量一个人孝心的道德标尺。


真心爱父母,应该和颜悦色,从内心深处发出微笑,让他们感到快乐、幸福。


03


对爱人和颜悦色,是爱


爱人,是这个世界上,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却要相伴最久的人。对爱人的态

度,藏着一个人最真实的教养。


几年前有部名叫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的大热电视剧。


男主角安嘉禾有体面的工作,洁净的外表,温和的言谈。


工作上救死扶伤,滴水不漏;为人谦卑有礼,无懈可击。


在外人看来,他不仅懂礼,而且守节,几乎是个一等一的好男人。


但是,当他站在爱人梅湘男面前,他的暴戾、粗鄙、狰狞、恐怖、歇斯底里全部暴露…


他变成了恶魔,变成了人渣,变成了暴徒,变成了罪犯,变成了虐待狂。


他寻找各种借口,对自己的妻子施暴,打得她奄奄一息,双腿残疾,人生无望。


安嘉禾算是个有教养的人吗?如果说教养就是一个人骨子里的和颜悦色,那么,100分的教养试卷,他能得负100分。


很多时候,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承受一些压力,没有办法发泄出来,只好对亲密的人发泄。


的确,爱人是跟自己关系最亲密的人。但关系亲密并不意味着能无止境地无理取闹,没有人天生就该承担他人的情绪发泄。


胡适的妻子江冬秀是出了名的“母老虎”,脾气极大。


每次江冬秀发脾气,大喊大叫时,胡适就躲到厕所里,借口要漱口,故意把牙刷搁进口杯里,把声音弄得很响。


如此这般,避免正面冲突,让彼此好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先是全城骚动,满城求见败家子,没过一会儿,梁秋突然接到荒地行会的敕令,要他火速赶回去,而这一回去,就到现在也没个消息……看样子也是指望不上了……

    要说如今最后悔,最痛苦,最纠结的人是谁,那无疑就是从紫衣侯府叛变过来的秋明,秋大管事了……

    他后悔了!

    真的后悔了!

    “鬼迷心窍啊……”

    秋大管事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,心头懊悔万分:“老夫放着好端端的紫衣侯府大管事不做,偏要跑到秦家来……现在好了?现在好了!什么荣华富贵,什么抱上大腿……全没指望了!完蛋了……这次真的完蛋了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冥冥中要验证秋大管事心中所想似的,突然有一道人影走入此间,此人趾高气昂,刚一进入,就仰起脖颈道:“秦娇娇,家主来讯,你这个代家主好像做得很不称职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娇娇本来美眸盯着秦云,此刻闻言,却也没转过眸子,只是冷声道:“家主总不会撤了我这个代家主吧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那人一时语窒,顿了顿,方才哼道,“家主说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……秦用,你想当取代云儿,取代我,还早着。”秦娇娇冷冷说道,“没什么事的话,滚!不要打扰云儿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哼,秦娇娇,你有力气在这对我颐指气使,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如何是好吧!你看看你弄的这堆烂摊子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秦娇娇美眸又黯淡了几分,顿了顿,说道:“留下半亩荒地底线,其余……都卖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算你走运,家主也是这个意思。不过家主还说了,”秦用说着,就一指秋大管事,“这个人,必须交出去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秋大管事顿时吓得双脚颤抖,一个不稳就瘫软在了地上——他现在要是被交还给紫衣侯府的话,那下场简直都不用想!

    “秦小姐……秦小姐,救命啊!”秋大管事颤巍巍地向秦娇娇求救道,然而此女却只是略一沉吟,就点头道:“我无异议,另,那批炼器师,你们也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如晴天霹雳,秋大管事顿时嚎叫起来:“秦娇娇!你这个贱人,当初你说……当初你说过的……啊!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这些话没有说完,他就已经被不知何时出现在场间的几个秦家供奉拖了下去,声音渐渐消远……

    秦娇娇却是美眸依旧死死盯着秦云,脑中回忆连连……

    “云儿……”

    秦娇娇轻声喃呢,看着在睡梦中仍然面色狰狞的秦云,她先是失望,再是惋惜,忽而又想起当初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,更是不住幽叹……

    这般神情不知变换了多久,秦娇娇美眸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坚定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败家子,已成了云儿的心魔,我不管他是真有谋略,还是撞了好运,这一次……他必须死!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秦娇娇款款站起身来,眸子里一抹妖冶红焰一闪而过,她整个人的气势,仿佛也隐隐起了一些变化……

    “秦娇娇,你,你要干什么!”还没走的秦用见状,自然吓了一跳——他是素来瞧不起秦云的那一帮人之首,眼见秦娇娇突然变了神色,自然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秦娇娇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,只是冷冷说道:“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地图?”对方不明所以,却见秦娇娇已是转过身来,一瞬,身影已近在眼前,竟是掐住了秦用的脖子,话音冷冷,带了一丝杀意:“我说,紫衣侯府,地形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绝楚家。

    “少主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慕流凌用了许久才处理完门外之事,重新走入紫衣侯府,此时,范氏也已一脸兴奋地拉着楚天箫来到了场间,慕流凌便先见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阿欠……”楚天箫伸了个懒腰,显然还没睡够,揉了揉惺忪睡眼道,“流凌,现在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范氏闻言也是双眼发亮地望向慕流凌,只见她嘴角勾笑,说道:“回禀少主,如今形势大好!整个天绝城现在都在疯抢少主您出品的首饰,我们的现货已经全部卖出,合计盈利两百三十万灵币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天绝城有七家商会,四门世家想要代售我们的首饰,竞价已至三百六十万灵币,但以流凌看来,这个价位远非极限,他们应是在等与少主亲谈,好叫少主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,可谓大获全胜。”

    “目前,已有十九家宝器阁对我们首饰下单,出价颇高,已相当于对应的寻常宝器溢价两成,只今日半天,流凌便已经收到一百十二份订单,所有来者都表示愿当场付订金,折算下来,大约是两百万灵币,按照少主所述的最大规模炼制,则需两月方能做完这些订单,而届时的全额,则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流凌说到这里,顿了顿,吞了一口唾沫,才缓缓说道:“七百……九十万!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场间除了楚天箫之外的一干人等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——多少?七百九十万?

    就连范氏见惯了大场面,此刻也是神色微愣,天绝楚家未与京都楚家分家之前,这等利润的家产自不少见,可是才不过数日,仅


胡适曾在《我的母亲》里提到:


“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,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。这比打骂还难受。”


他说到做到,从不给妻子一张生气的脸。


其实,和颜悦色,是深爱的外在表现。真正有教养的人,是把好的情绪和态度留给爱人。


一辈子那么短,我们总该择一个心里有暖意的人相处,彼此温柔相待。



人最大的教养,就是和颜悦色 - 晴天 - 虎门志愿者爱心之家

 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